怀柔“7元车队”组织者私自运营收费28万元被控

来源:未知  |怀柔“7元车队”组织者私自运营收费28万元被控
未知 | 怀柔“7元车队”组织者私自运营收费28万元被控
刘某在2010年购买了电台等通讯设备,召集了一批社会上的黑车司机等人,在怀柔成立了一家便民7元车队。刘某向社会公布叫车电话,一旦乘客拨打电话叫车,刘某便通过电台调度车队

  刘某在2010年购买了电台等通讯设备,召集了一批社会上的黑车司机等人,在怀柔成立了一家“便民7元车队”。刘某向社会公布叫车电话,一旦乘客拨打电话叫车,刘某便通过电台调度车队司机前去接乘客,每一单生意收7元。刘某并不从车费中提成,而是每月收取司机100至300的份子钱。今年4月,刘某被抓获,公诉机关指控刘某在未取得营业执照的情况下,为无经营资格的车辆提供打车信息,收取费用28万元。昨天上午,刘某涉嫌非法经营罪一案在怀柔法院开庭审理,该案并未宣判。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,北京市目前仍有一些类似没有营业资格的车队在接单拉客。

  昨天,刘某被控非法经营罪一案在怀柔法院开庭,公诉方指控,2010年至2017年4月,被告人刘某在未取得营业执照和出租汽车经营许可的情况下,私自设立并运营调度平台,为无合法经营资格的车辆提供打车信息,并按月收取“信息费”,自2015年1月至2017年4月,共收取“信息费”28万元。刘某于2017年4月28日被民警抓获。

  刘某供述,2010年他开始组织怀柔区“便民7元车队”,当时他购买了通讯设备,搭建起调度台,并将电台和对讲机分发给社会上的黑车司机等人,同时向公众发布他的叫车电话。有乘客拨打叫车电话后,刘某会问明乘客所在位置,随后通过电台通知附近的司机前去接乘客,将乘客送至指定位置。一段时间后,刘某的车队规模越来越大,40多名司机加入到车队中。

  关于收入,刘某自称每个月毛利润1万元左右,净利润5000元左右,他并不收取提成,只收取司机的份子钱。一般情况,加入车队的司机每个月给他300元份子钱,有的司机给100到200元不等。份子钱以现金或者微信转账的方式收取。

  此外,由于他分发通讯设备给加入车队的司机,每名司机要支付押金300到400元。刘某自称,滴滴打车问世后,经营一年比一年差。他原本想将车队合法化,然后将车队做大,但经营许可一直没办下来。

  车队给刘某带来利润的同时,其内部管理非常松散。刘某表示,很多司机他连名字都不清楚,只是记录了每一名加入车队的司机的联系方式和车牌号。

编辑:嗣南 责任编辑:嗣南
返回顶部